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被哈登逼走后率太阳登顶联盟第一!保罗:放弃我,是火箭的损失!

来源 / ESPN

作者 / Jackie MacMullan

译者 / kewell

在一个罕见的不设防时刻,他承认,2017年加盟火箭之时,他以为那会是他对命运做出的最终而光荣的反抗。毕竟,克里斯-保罗是被当时的火箭总经理莫雷找来的,他一直执着于得到保罗,四年前就已经专门在招募时为保罗和他的儿子克里斯二世制作配套摇头娃娃。等他终于来到火箭,保罗以为这种关系会变得根深蒂固。

“我差不多带了15个人一起跟我搬过去,”他说。

他的妻子,孩子,哥哥,嫂子和他们的孩子。还有表亲、保姆、训练师、按摩师、保镖和主厨。保罗团队是打算在休斯敦长居的,哪怕他们从来没有谈论过那虚无缥缈的总决赛之旅,哪怕它就像就像德州烧烤现场的潮湿空气一样挥之不去。

然而保罗在火箭的生涯十分短暂且无情。两个赛季都是悲叹的结果:第一年保罗因为腿筋伤病未能争取到总决赛的机会,而第二年他与哈登的关系破裂了。

2019年,再次被勇士淘汰出局后,莫雷告诉保罗,重建的雷霆打算做交易。保罗表达了失望之情,说自己愿意在冠军球队效力。

但莫雷受到管理层引进威斯布鲁克的压力,再加上哈登已经听烦了保罗的嘴皮子功夫,火箭还是出手交易了。保罗团队打包离开,其中大部分人回到洛杉矶,只有保罗,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开始在俄克拉荷马城寻找公寓。

当保罗的朋友和前队友马特-巴恩斯听说了交易的消息,他只觉得,“该死,这样的结尾多么冷酷啊。”

保罗克制住了冲动,不愿表达他对灰头土脸离开火箭所感到的背叛和震惊。

“没有什么‘我真倒霉’这种话,”保罗说。“没有人想听。”

保罗对比赛的理性一直都无可指摘;问题在于他的固执,这偶尔会让教练和队友感到不快,就如巴恩斯所说,也让他成了那种需要慢慢习惯才懂得欣赏的人。

“我喜欢跟克里斯做队友,”2012到2015年在快船效力过的巴恩斯说。“但你必须得有坚强的心理。”

就在火箭放弃他的21个月后,保罗带着太阳打出联盟第一的战绩。他们的得分王是24岁的布克,他们的年轻长人艾顿仍在上升期。保罗的严肃将这年轻的队伍变成了一支纪律严明、实力强大的球队,打出了NBA最佳战绩,最近的一场胜利干掉了长期居于联盟第一的爵士。

前火箭主帅德安东尼说:“那支球队到处都能见到克里斯的影响。”

早在2010-11赛季,太阳主帅蒙蒂-威廉姆斯和保罗曾在新奥尔良黄蜂有过合作,那时保罗还是个年轻冲动的25岁新星,威廉姆斯是个年轻冲动的38岁教练。对于球队该走什么方向,他们的态度都很坚定,两人经常有理念冲突。

2011年,他们带着对彼此的尊重各走各路,威廉姆斯经常考虑如何与保罗再合作一次。现在他得到了这个机会。当这位35岁控卫来到亚利桑那,他们俩坐下来聊了聊共同的控制欲。

49岁的威廉姆斯告诉保罗:“与其正确行事,不如让我们试着用效率说话。”

* * * *

乍一看,从有望夺冠的火箭被甩到要去乐透的雷霆,似乎是他漫长而自豪的生涯里最糟糕的一天。

那是在2019年7月。34岁的保罗在火箭的最后一年饱受伤病困扰,只打了58场比赛,他已经没必要对那些关于他走了下坡路的说法感到紧张了。他年纪太大,速度太慢了。他最巅峰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交易后几天我就和克里斯谈了谈,他告诉我,‘Speedy,每个人都觉得我完蛋了,但我从来没感觉状态这么好过。我会证明的,我会向所有人证明。’”绰号Speedy的克雷格-克拉克斯顿说,保罗还是新秀时总做他的跟屁虫。

对于这位上了年纪的超巨来说,这不只是他个人的追求。这是点燃克里斯-保罗失地收复计划的催化剂。在雷霆的那个关键赛季,各路总经理都在看两件事:保罗是否愿意屈从于年轻天赋,以及他是否能为自己的脚步重新注入一些活力。

“我有过怀疑,但他两件事都做到了。”一位总经理说。

通常情况下,当一名球员被交易,他会立即接到新东家的电话问候。保罗没有立刻接到雷霆老大萨姆-普里斯蒂的电话,但他明白,自己有可能压根去不了俄城,特别是当时还有他可能被转送去热火的流言。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最终,三天后,保罗给经纪人打电话说,“给我普里斯蒂德电话。我还要见新队友呢,得给他们打电话。”

知情人说,他跟普里斯蒂的交流很有建设性。他们达成了简单的一致:只要保罗让自己成为一个值得信赖的老将,并愿意帮助诸如亚历山大、贝兹利和多特这样的年轻天赋成长,普里斯蒂就会在赛季末把他送到距离他在西海岸的家人更近、且有机会赢球的地方。

普里斯蒂说:“跟所有人一样,克里斯需要时间来接受这笔交易。它来得太突然,对他来说也不够理想。但当他接受了现实,就完全投入进来了。”

当时阵容中有保罗、亚历山大和施罗德,三个风格不一的控卫都想争取出场时间,于是保罗主动在半数时间里打起了无球。雷霆教练组给他看了四套不同的打法安排,其中一套包括让他在背靠背休息。保罗告诉他们,“不用想了,我不打算搞任何轮休。”

他们构建了一个模板,保证保罗在必要时间段的出场;如果落后太多,就不要在比赛末浪费时间使用他了。保罗数月之前转为素食为主,改善了健康和耐力,状态恢复得很好,虽然他讨厌任何形式的出场限制,但还是不情愿地同意了。

他和亚历山大变得形影不离,但保罗也注意与老将亚当斯搞好了关系。“是出于尊重,因为这是他的球队。”保罗说。他筹划了球队晚餐,为队友购置了定制西装。

亚历山大经常到保罗家中做客,两人一起看了很多比赛。每一场都是个教学机会:如何管控时间,什么时候该果断,什么时候让节奏决定行动。

“就是一些人会错过的小细节,”亚历山大说。“如何提前对手一步到达某个点,如何在比赛末段造犯规,克里斯闭着眼都能做到。他完全可以不用再看比赛了,因为他累积了太多知识。但他太爱看,停不下来。”

突然间,“重建”的雷霆在关键时刻失误减少了。打到关键时刻的比赛也不容易输了。自2015-16赛季就没进过最佳阵容的保罗入选了二队。他的关键出场时间(168分钟)和得分(150分)都是联盟第一,同时他还保持了52.2%的命中率。

这并不意味着他完全放弃了对他眼中比赛最优解接近疯狂的追求。在对森林狼一战的读秒时刻,他注意到当时的狼队中锋乔丹-贝尔上场时没整理好球衣。他纠缠着裁判大喊大叫,让裁判吹出了一个很少被执行的判罚。雷霆那场比赛在加时中赢球,但两天后在波特兰,保罗自己被吹了两次延误比赛违例,其中一次是上场前未能及时换掉热身服。有人听到保罗对裁判抱怨道:“他就是拿我开刀,他想上今晚的《体育中心》,好样的!”

保罗对那些不注意细节的人没多少耐心,他认为这是区分胜负的关键,而且他会毫不犹豫表达自己的不满。在已经混乱失调的快船的最后日子,他和格里芬似乎身处不同的空间,因此也助长了保罗“难以相处”的叙事。

“我与很多伟大球员做过队友,他们领导球队的方式各有不同,”前黄蜂队友安东尼奥-丹尼尔斯说。“保罗总是用嘴巴带队。很多人不喜欢这种风格,但我特别喜欢,当队友出错的时候,保罗会让他们担起责任。”

保罗知道别人不觉得他什么都懂,认为他就是个死抓住某件事不放一直到他们投降的讨厌家伙。

“但我花了很多时间学习关于比赛的一切,”他说,“我喜欢讨论,努力寻找解决办法。我不觉得我总是对的,但我很擅长理解发生了什么。”

* * * *

在将保罗引入雷霆的16个月后,普里斯蒂在保罗的配合下将他送到太阳,那是一支失败而混乱的队伍,但拥有吸引人的年轻天赋,还在去年的奥兰多复赛中打出了8胜0负的战绩。

艾顿还记得见到保罗的第一天,他说自己感受到了“CP精神”。当时全队刚准备演练一个特定战术,保罗就叫停了所有人。他抓住艾顿的T恤说,“这就是你没做好的原因,你的位置应该在这里而不是那里。我之前就告诉过你,这个角度没有效果,是不对的。”

在被问到被保罗训得最惨的是哪一次,艾顿笑道,“如果你没抓住他的传球,他肯定有得说。他训我太多次了,我都不知道怎么选了。”

保罗说艾顿让他想起年轻时的小乔丹,保罗经常提到他。2016年,保罗曾在AAU联赛里面对过艾顿,他当时是教练。艾顿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保罗说,“他是个喜欢玩乐的孩子,享受更衣室里的生活,就像另一个德安德烈。看到他的进步真是太棒了。”

但这不意味着保罗会停止鞭策他。艾顿才22岁,很难保持专注,状态也经常反复。那些训练中的角度就成了这两名球员之间的常用话题。

太阳总经理詹姆斯-琼斯与保罗相识超过十年,在引进保罗的时候他就明白为球队带来了什么。

“我总是不理解什么是对待队友过于‘严格’,”琼斯说。“如果‘严格’的含义包括告诉队友他们犯了错,因为他们没打好战术,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球员会学到东西,得到反馈,有时候让人感到不适的对话就是最好的办法。它可能很简单,就是‘克里斯,我听见你说什么了,但我不喜欢你那么讲话。如果你这样告诉我,我可能更愿意听进去。’”

巴恩斯也同意,很多时候出问题的不是信息本身,而是传达信息的方式。他说,保罗在快船时的尖锐批评偶尔会让年轻球员缩进“壳”里。

“哪怕是老将,对布雷克或德安德烈这些人,克里斯也能骂,而他们就翻翻白眼。所以我会告诉他们,‘我觉得克里斯是想对你们说这个。’”巴恩斯说。

太阳的工作人员讲了一件小事,表明保罗已经从一个纠缠不休的完美主义者变成了一个睿智老将,愿意分享他在过去16个赛季学到的教训。那是当艾顿在第四节感到疲惫的时候,保罗没有喋喋不休挑他的问题,而是大声鼓励他,“嘿,Dre,你还没有累!”

艾顿说他不需要保罗对他轻一点。“我就需要他那样的人来逼迫我,让我打出最好的表现。”他对保罗指导带来的好处滔滔不绝,从大个移动倾向的细节信息道如何利用这些倾向,再到为艾顿目前还未登上过的舞台做好心理上的准备。

“人们有这样一种观念,那就是当你批评了某人,你们的关系里就只有这个。”保罗说。“他们从没有看到过后来在更衣室里的私人谈话是什么样,也没有看到晚些时候发送的鼓励短信。”

就像艾顿所解释的那样,“克里斯总跟我保持交流。我们队里有不止一个大佬个性的人。这种强度是会传染的。”

艾顿说,保罗的直率让他也在可能的情况下大胆做出回应。如果高位挡拆没做好,这位年轻中锋会对着保罗训道,“拜托哥们,把球扔高点!”沟通是保罗的名片,所以如果他不能预测挡拆,艾顿也会让他搞清楚。

在最近一场打到最后时刻的比赛里,保罗在暂停中怒骂全队。“你们得守住自己的人!”他训道。艾顿突然插嘴说,“是,CP,你说的对。但这得从你开始。”

换保罗年轻的时候可能会反驳。但如今他只是点了点头,就回到了场上。

在被问到是否随着年龄增长性格有所软化,保罗说,“当然了。”但几秒钟之后,他就收回了这句话。

“我也说不清楚。”他说。“我还是我。要求特别高的我。”

* * * *

本赛季前16场比赛,太阳战绩8胜8负,布克和保罗的合作前景惨淡,数据都很丑陋。

他们两人在场太阳的净效率值为-5.2,防守效率仅有115。但布克单独在场时,太阳的净效率值为+17.6。

在加盟之前,保罗就给布克打电话,就像对亚历山大那样,跟他保证自己会把布克当作进攻的主角。但显然,他们两人还需要培养默契,在互相帮助的问题上具体该做什么。

“你也知道,人们都说婚姻就像两头豪猪努力搞清楚要怎么一起取暖,克里斯和德文想出了如何去除身上的刺的办法。”威廉姆斯说。

这包括在掩护中更多找到布克,以及在防守挡拆时进行更好的沟通。因此保罗得仔细研究布克习惯的投篮动作,并精准确定传球的位置和时间。

自1月28日以来,第四节当保罗和布克在场,太阳每百回合得分高达125分,比其他任何球队都要高出至少6.6分。在打到关键时刻的比赛,太阳取得了16胜4负。

火箭已经变成了一个模糊而失落的遥远记忆。

哈登在一系列恶意行为之后到篮网安定了下来。威斯布鲁克去了奇才。莫雷在76人。火箭的战绩联盟垫底,只赢了15场比赛。

“这是他们的损失。”保罗说。他现在只差180分就将成为史上首个生涯得分过2万,助攻过1万的球员。

太阳会否是他传奇生涯的终点仍是个问号。保罗与家人距离近了但仍渴望得到时刻陪伴他们的机会。他享受这支年轻的太阳,也并不为挑战队友变得更强感到抱歉。艾顿说,保罗是他们的命脉,他们的支撑。

他说,“说实话吗?保罗能骂我是我的荣幸。”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黄宇_NS160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被哈登逼走后率太阳登顶联盟第一!保罗:放弃我,是火箭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