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沃森生物被质疑”贱卖”疫苗公司 董事长却称是”两害相权衡量”

原标题 沃森生物被质疑“贱卖”疫苗公司 董事长却称是“两害相权衡量的结果” 

本报记者 顾湘 

关于云南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森生物”)转让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泽润”)股权的风波让股票圈人士的周末多了一份谈资。

2020年12月7日,经过周末两天的发酵,沃森生物开盘后暴跌,截止到记者发稿,股价下跌20%至36.53元,被二级市场给与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沃森生物得到董办回复表示,“后续公司相关重大事项进展都会按照规定进行公告。”

此时复盘2020年12月5日,周六下午,一场紧急安排的90分钟电话会议中,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被7位机构股东逼问得尤为尴尬的那幕似乎也对应了今日的股票表现。

尽管在会议初始时李云春在电话中表示将“给各位投资人、老总、伙伴做一个回答”,但迎来的第一个问题就让其相当难以回答。提问的机构股东提及:“建议变更一下管理层”,李云春诚挚反问,“变更哪个管理层?”“泽润的吗?”当听到机构股东回复“上市公司的管理层”后,李云春略作迟疑后回答“大家有合适的人选也欢迎大家推荐。”

风波缘起于沃森生物发布的“关于签署上海泽润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公告”,以11.4亿元转让上海泽润32.60%股权,同时放弃增资的优先认可权,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持有上海泽润28.5%的股权,拱手让出控股股东的“宝座”。

质疑交易“时点”

具体来说,2020年12月4日,沃森生物拟向淄博韵泽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淄博韵泽”)、永修观由昭德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永修观由”)转让所持有的子公司上海泽润合计注册资本人民币29,688.7137万元对应的上海泽润32.60%股权,股权转让价款合计为人民币114,089.3764万元。同时,淄博韵泽拟以11,012.8012万元向上海泽润增资以认缴上海泽润新增注册资本人民币2,865.7874万元。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上海泽润的主要产品是二价HPV和九价HPV,当前正值在二价HPV即将上市和九价HPV即将Ⅲ期临床的重要时刻。根据沃森生物此前公告,上海泽润二价HPV疫苗于4月完成了Ⅲ期临床研究,申请新药生产的药品注册申请于6月获得受理。此外,上海泽润九价HPV疫苗也已启动临床试验。

一位机构投资者对记者坦言,“此时以低价卖出股权,市场争议不大才怪。”

据悉,全球已上市销售的HPV疫苗包括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GSK)的二价HPV疫苗、美国默沙东公司的四价HPV疫苗和九价HPV疫苗以及我国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二价HPV疫苗。根据GSK和默沙东两家公司的年报,2019年HPV系列疫苗全球销售额合计超过37亿美元,为全球第二大畅销系列疫苗。天风证券此前曾预计,若仅考虑9~30岁人群,定价上假设与万泰持平,在不考虑海外市场的情况下,沃森二价有望实现峰值销售收入超过10亿元,若考虑海外市场,则销售峰值或进一步突破20亿元,为公司贡献显著的营收增量。

针对交易时点问题,李云春表示,选择这个时点,既考虑到沃森总体的发展战略和现在面临的现实的一些问题,同时也考虑沃森的定位和发展,本次转让是综合考虑的举措。

值得一提的是,在面对机构股东咄咄逼人的提问时,李云春曾在短暂的沉默后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二价HPV和九价HPV如果继续,最少还要投10亿到15亿元,这个投入对沃森也是有压力的。所以,现在是两害相权衡量的结果。”

但有机构股东提问时情绪激动地对其直言,“我们不认同管理层这种胡作非为的风险。”

尚需股东大会审议

对于转让上海泽润股权,沃森生物在公告中表示,“是基于公司总体发展战略、疫苗行业发展环境和发展趋势变化的需要,为充分发挥上海泽润在研发领域的比较优势及公司在产业经营方面的综合优势所作出的谨慎决策”。

一位机构股东在提问时对沃森生物提出建议,“如果问心无愧,提议先停牌,把问题搞清楚,如果不是那就另说。当然,目前资本市场发展到现在,如果这样一个议题能够通过的话,那对资本市场来说将是一个耻辱,我相信也不可能通过。”“现在对投资者保护力度很大,如果投资者认为损害了自己的利益,建议大家去举报。”

对此,李云春回应称,“可以质疑我们的水平很差,但是不可质疑我们的人品!”

最后一位提问的机构投资者则感慨,“你们太伤二级市场股东的心了,希望不要沦落为投资型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本次签署上海泽润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事项尚需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方可实施,最终能否通过股东大会审议及交割和实施完成具有不确定性。

根据公告,2020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将在2020年12月21日召开,关于上海泽润股权转让的结果,还有两周就会揭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球探体育_指定官网 » 沃森生物被质疑”贱卖”疫苗公司 董事长却称是”两害相权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