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退休官员密集被查:退休18年落马、退休15年投案 挖出75岁高龄贪官

原标题:退休官员密集被查:退休18年落马、退休15年投案、挖出75岁高龄贪官

过去退休往往就意味着“软着陆”

现在不会因为他们已经退休而网开一面

本刊记者/周群峰

一天内,内蒙古通报两名退休官员被查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

1月16日上午,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连发4条通报,宣布内蒙古交通厅厅长白智、原旅游局巡视员李鹤、锡盟人大工委副主任邢文峰、煤田地质局原局长王振林被查。其中,李鹤于2014年12月退休,已退休6年有余;王振林于2006年8月退休,已退休近14年半。

近年来,退休官员被查的案例屡见不鲜。《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这些被查办者中几乎包括了各级别官员。有的办完退休手续的同年就被查,有的被查时已退休18年。其中,有的腐败问题发生在退休前,有的腐败问题延续到退休后,他们“退而不休”,继续依靠“权力余热”进行腐败。

受访专家认为,这类官员中,很多人原本就是“带病退休”,在反腐过程中被查了出来。他们密集被查处,是消除腐败存量的需要,也暴露出长期以来对退休官员的廉洁管理等方面偏弱。今后,还应进一步完善专门性法规制度,加大监管力度,阻断官员退休后利用影响力牟利、干预说情的路径。

被倒查风暴刮倒

中国监察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十八大后被查处的官员中,退休者比较鲜见;十九大后,这类退休官员呈增加趋势。退休官员密集被查,一方面与持续高压反腐的大环境有关,另一方面,又体现出区域性特征。其中,提出“倒查20年涉煤腐败”的内蒙古自治区最为典型。

2020年2月28日,内蒙古召开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会议,提出“倒查20年涉煤腐败”,向社会征集包括从2000年以来党政机关人员和国有企业领导干部违规显名或隐名投资入股煤矿,官商勾结、索贿行贿、为不法矿主充当“护卫伞”等相关问题的线索。

据媒体梳理发现,截至同年12月4日,9个月时间,内蒙古已有41名厅官在这次“倒查20年”的风暴中落马。公开资料显示,被查的官员中多人已退休。

2020年4月29日,已退休近两年的内蒙古地质矿产(集团)原董事长杨永宽被查。通报称,他在将国有探矿权出资入股中,不正确履行职责,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2021年1月16日,已退休近14年半的内蒙古煤田地质局原党委书记、原局长王振林被查。资料显示,王振林曾长期在煤炭领域任职。1972年6月至1992年9月,他在内蒙古煤田地质勘探公司工作(其中曾在内蒙古师范学院政教系学习两年),先后任化验室干事、政治处工作人员、党委副书记;1992年9月开始,先后任内蒙古煤田地质局党委书记、党委书记兼局长;2006年8月退休。

值得注意的是,王振林的下属莫若平已于2020年4月18日被查。被查时,莫若平已退休大约两年半。在王振林担任内蒙古煤田地质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莫若平历任该单位231队总工程师、副队长、队长、副局长等职。2017年10月,莫若平退休。通报称,莫若平未经评估出让探矿权,未严格按合同约定主张权利及审核相关费用,给国有资产造成巨额损失等。

此外,内蒙古自治区原国土厅党组书记、厅长白盾等涉煤领域官员也在退休后被查。2005年4月至2012年3月,白盾任内蒙古自治区原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厅长;2014年12月退休。2020年12月,已退休6年整的白盾被查。

湖南省廉政智库首席专家王明高曾在湖南省委组织部任职约20年,参与过大量干部选拔工作。他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内蒙古是资源大省份,这是其多名退休官员被查的客观原因。内蒙古在查处煤老板的过程中,拔出萝卜带出泥。

退休后收受财物是在任时2倍多

王明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其他省份被查处的退休官员中,很多也是在查办一些相关大案要案时被牵出。

2018年8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披露了广东省中山市委原副秘书长邓洁案的细节。据中山市纪委常委、市监委委员邓子中介绍,2017年下半年,在一起违规出让土地中,邓洁的丈夫、时任该市南区党工委书记的梁志军引起了市纪委的注意。正是在对梁志军有关问题进行核查期间,发现了邓洁名下资产异常、资金交易异常等问题,市纪委监委进而对已提前退休的邓洁进行审查调查。后查明邓洁存在违法违纪问题,涉案财物价值逾2000万元人民币。2018年4月23日,梁志军被查,3天后邓洁被查。 

毛昭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有些官员为了退休后继续对单位形成控制力,保证“人走茶不凉”,发挥自己的“权力余热”,会安插一些亲信到单位重要岗位。而这些亲信被查后,会交代出这类退休官员的相应问题,导致他们被查。

多个案例显示,有的退休官员利用“权力余热”,违规到一些企业中任职,通过自己的人脉为企业非法商业活动疏通关系。

2018年7月27日,广东省佛山市规划局原副局长胡后泉受贿案宣判,退休6年的他获刑4年,并被处罚金25万元。佛山市纪委监委负责人说:“胡后泉在退休后仍收受在职期间服务对象的钱物,是典型的‘退休前办事、退休后收钱’,妄图规避纪律和法律制裁。”

2015年4月7日,甘肃省白银市政协原主席郭德清落马时已退休7年。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郭德清退休后,进入当地一家名为中科股份的公司担任监事,他通过兰州发改委、国土局的领导干部,为该公司协调商业项目有关手续,还为其他商人说情打招呼,收受贿赂;不仅“吃项目”,郭德清还向白银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白银中院院长等打招呼,为他人办理取保候审。据统计,其退休期间收受的钱财是在任时2倍多,可谓变本加厉。

2014年10月,已经退休8年的江苏省委原常委、原秘书长赵少麟被查。2017年5月,赵少麟被宁波中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万元。一审判决书显示:2007年至2014年,赵少麟在任其子赵晋实际控制的公司总顾问期间,伙同赵晋请托他人为其公司非法经营房地产项目提供帮助,并行贿价值人民币444.895万元的财物;帮助赵晋采用伪造对外贸易合同、虚构向境外支付费用手段骗取有关机关审批文件用于骗购外汇并汇至境外,共计美元4170万余元。

2006年11月,赵少麟卸任江苏省委常委、秘书长。这意味着,他退休大约半年后,就到赵晋公司任总顾问,在帮助赵晋经商的过程中,从幕后走向前台。赵少麟是中央巡视组到江苏开展巡视工作后首个被查的“老虎”,其子赵晋有“赵衙内”“最牛开发商”之称,是《人民的名义》中赵瑞龙的原型。

《中国新闻周刊》曾报道,赵晋案因“一人牵连六虎”备受关注,包括其父赵少麟,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以及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上述六名省部级官员均已获刑。但时至今日,赵晋案仍未见公开宣判。

被扫黑除恶、金融领域反腐等牵出

毛昭晖表示,在扫黑除恶、金融领域反腐等专项打击活动的背后,一些多年前的腐败问题也被发现,导致退休官员被查处。

据佛山市纪委、监察委员会官方网站“廉洁佛山网”消息,2020年11月23日佛山市三水区委原副书记、政法委原书记陆卓清被查。同年11月25日,三水区委政法委原副书记蔡汝文被查。同年11月27日,三水区原水利局局长何洲二被查。

资料显示,陆卓清、蔡汝文、何洲二已分别于2012年1月、 2011年3月、 2014年7月退休。《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相关司法文书显示,这3人被查,均与佛山林镜泉案有关。他们的证言均显示,曾接受过林镜泉行贿。

2020年12月24日,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对林镜泉等16人涉黑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一案宣判,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等罪名,数罪并罚,判处林镜泉有期徒刑24年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中,被告林镜泉等9人被判限期连带赔偿生态环境修复等各项费用共约29.6亿元。

呼和浩特市政协原副主席白云等退休后被查,也与扫黑除恶的背景有关。2020年4月29日,已退休近两年的白云被查。通报中称,其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近年来,多地对金融领域展开大整顿,多年前一些问题被查处,导致一些退休官员被查。比如,2020年6月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内蒙古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薛纪宁被查。薛纪宁被查时65岁,已退休5年。

2020年6月18日,山西省委召开的金融改革工作会议强调,要把风险防控与金融反腐结合起来,严肃查处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坚决把金融领域的“蛀虫”挖出来、清理出去。此后,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原副书记王再升等多名金融系统官员被查。2020年8月5日,王再升被查。此时,他已退休接近3年。

专家:对退休官员的监管仍不足

从这类官员的落马时间看,退休时长有着较大的差异。2020年10月16日,海南省委巡视组原组长曹晶被查。曹晶于同年4月退休,这意味着其退休仅半年后就被查。2020年12月2日,原柳州地区经贸局副局长唐爱民被查。他于2002年4月退休,这意味着,唐爱民退休18年后才被查。

从被查时的年龄看,多人已年过七旬,成为“高龄贪官”。如2019年1月16日,时年72岁的江苏省常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原党工委书记、管委会原主任顾黑郎被查;2020年4月29日,时年70岁的河北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张和被查;今年1月16日,内蒙古煤田地质局原党委书记、原局长王振林被查时已经75岁。

还有官员退休后主动投案。2019年2月,浙江省绍兴市政协原副主席陈建设主动投案。他在设忏悔书中说:“退休15年还来投案,这不仅是对我自己的交代,也希望给所有临近退休的领导干部敲响警钟。”

2018年7月31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称,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主动投案,他成为《监察法》颁布实施后首个主动投案的省部级干部。此时,距离他退休大约仅半年时间。在反腐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中,他出镜时说:“十九大之后,落马的一个接一个,这也是一种震慑。当时就是吃不好、睡不好。我也把我自己的这些事儿捋了捋,我觉得跑不了,不能再有侥幸心理了。”

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些官员中,很多人原本就是“带病退休”,或者说其退休并非软着陆,在反腐败的推动过程中,他们被查了出来。

他认为,大量退休官员被查处,也体现出执纪执法政策的改变。相对过去退休往往就意味着“软着陆”的不成文惯例,现在不论是对在职官员还是退休官员,执法的标准和尺度都比较统一,不会因为他们已经退休而网开一面,对退休官员的查处也是反腐败工作的需要。现在,一方面要遏制腐败增量,另一方面也要消除腐败存量。这类退休官员属于腐败存量,只有收紧对他们的政策,才能起到消除腐败存量的效果。

庄德水表示,大量退休官员被查,也暴露出现在对退休官员的监管方面还存在不足。上世纪80年代,我国出台过官员退休后不能经商办企业的政策。之后还针对这类官员实行一定时间的脱密期和“冷冻期”等规定。但是,这些都仅属于工作业务方面的规定,对廉洁方面的管理还是偏弱。今后,还应该进一步完善专门性的法规制度,加大对他们的监管力度,阻断他们退休后利用影响力牟利、干预说情的路径。

王明高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的反腐败工作还在路上,没有取得根本性胜利,从大量案例看,现在连“不敢腐”的效果都还没取得,另一方面,我国很多廉政建设方面的规章制度还不健全,要做到“不想腐”更是任重道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退休官员密集被查:退休18年落马、退休15年投案 挖出75岁高龄贪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