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大厂扎堆紧跟Clubhouse,流量焦虑新“解药”?

激发社交产品“第二春”,还是昙花一现?

文 | 陈桥辉

头图 | 视觉中国

Clubhouse成了时下互联网圈热议的话题。这款主打即时性的音频社交软件,由马斯克一条推文直接带火,以语音为媒介的社交软件从此风靡全球。

国内的社交产品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爆款了。流量焦虑之下,Clubhouse的爆红,给新型社交类产品带来了新的机遇,极致“社交”成为各大社交平台目前正在发力的方向,除了抢流量和热度,包括互联网大厂在内,大家都不想错过这次“社交产品第二春”的卡位大战。

“春节期间我们不打算放假了,Clubhouse的出现让我们团队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我们正在加班加点研发类似的产品,希望能够成为下一个爆款”,一位某大厂的产品人员说到。

Tech星球独家获悉,对标Clubhouse的类似产品,互联网大厂中正在做的就有腾讯的“嗨森”、快手的“飞船”,小米复活的“米聊”,还有其他媒体所报道的字节正在研发的音频社交App,以及小厂和初创公司的音频产品,瞬间涌现出来,试图通过音频社交这种模式点燃国内的社交产品新市场。

产品开发热火朝天,但用户似乎并不买账,抄袭、邀请码要钱等争议,在众多关于国内版Clubhouse的讨论中随处可见。而软件卡顿、话题太少等糟糕的体验,也让许多用户用后即走。

不断涌现的众多国内版Clubhouse,能够激发社交产品的“第二春”吗?

大厂版的Clubhouse

Clubhouse在海外的火爆,让近几年在社交路上苦苦找寻出路的互联网公司,重新看到了希望。

率先出手的是小米。2月26日,关停一周之久的米聊再度复活。米聊在其官网发布公告,新“米聊”是一个面向专业人士的语音聊天App,可以说新米聊与旧米聊的定位非常明显,就是冲着语音社交所开发的App。

据Tech星球统计,小米在去年推出的社交产品多达5款,还有一款名为zili的App还未正式推出。这6款社交App涵盖搞笑社区、短视频社区、语音交友等领域,但是这些产品并没有取得成功,有些产品,例如嘻瓜皮App已下架多时,而其他还在运营的产品反响平淡。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产品的主创团队都来自小米的子公司美卓软件设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美卓设计),这次的新米聊同样也是美卓设计开发。

随着小米的标志性社交App米聊2月19日正式关停,小米急需找到新的社交出路,于是新米聊就此诞生。

从新米聊App的版本迭代来看,其前身应该为举手App,据小米应用商店介绍,举手(语音社交)App,汇聚各行业人员,在线沟通交流,分享个人经验,探讨感兴趣内容。这款产品是美卓设计在2月中下旬推出的新社交产品,可以看做是小米打造国内版Clubhouse的原型产品。

但举手App推出后,关注度并不高,据知情人士透露,举手App正好借助了米聊这个知名外壳进行包装,可以迅速获得用户的关注热度,便于后期宣发。

就在新米聊推出后不久,就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也在研究开发一款类似于Clubhouse的App。这或许是字节不甘心“飞聊”上的失败和“多闪”的平淡,在社交产品方面的再次尝试。

据了解,该产品计划仍处于早期阶段。但是透过字节的一些蛛丝马迹,仍然不难看出字节在Clubhouse上的一些动态。

据一位接近字节的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对于这款产品的关注度非常高。Tech星球从消息人士处获悉,这款产品采用的实时语音服务提供商或为声网。非常巧合的是,字节在3月4日,通过旗下关联公司,全资收购了一家名为北京人效在线科技有限公司。据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是新一代视频会议厂商,源自美团和YY语音技术团队,致力于解决客户的视频会议需求,可以说,字节正在为这款新产品的底层技术夯实基础。

另外,字节旗下的飞书在近日测试了新功能“话题圈”,该功能与Clubhouse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据官方介绍,话题圈是以“话题”为单位聚合展示,围绕各种话题展开交流的群组织,群主就是主持人,群友在群主的引导下发表想法。

除了飞书外,字节旗下的当红产品抖音,于上月测试了抖音KTV功能,该功能也是音频社交,但在玩法上有别于Clubhouse,偏向娱乐性,而不是行业和专业等方向上的社交。

字节系类似Clubhouse的产品和功能,还在早期筹备阶段的时候,快手版的Clubhouse顺势而出。Tech星球3月5日独家报道,快手测试了一款名为“飞船”的App,主打私圈派对,由一位行业人引导一个话题,组织听众一起进行讨论。

由于目前该App采取的是邀请制,所以外界还无法直接深入体验。但从效果图来看,这款产品在主要功能上神似Clubhouse。

快手这些年一直在尝试社交产品,推出了短视频社交App“一甜面聊”,宠物社交App“毛柚”,青少年短视频社交App“快手青春记”等,但这些产品难说成功,如今随着Clubhouse点燃了国内的社交热情。

作为社交巨头的腾讯,显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Tech星球独家获悉,在上个月底,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测试了一款名为“嗨森”的音频社交App。

据官方介绍,“嗨森”是一款可以虚拟化呈现线下场景的线上娱乐轰趴馆。主要玩法是通过创建房间,让大家对话题集中讨论或者K歌等。通过体验,这款产品从功能上看,更像是娱乐版的Clubhouse,但通过创建话题群,兼具了行业讨论的功能。

另外,腾讯去年推出的社交App“HOOD”,也做了调整,加入了语聊功能“HOOD Club”。目前主要以二次元、鬼畜等话题为主。

据知情人士透露,嗨森这款产品只是腾讯在打造Clubhouse路上的一小步,后续或将会有更多的腾讯版Clubhouse出现。

最近一次密集的社交产品大战,可以追溯到2019年1月,字节的多闪、罗永浩的子弹短信和王欣的马桶MT同一天出现,被行业称为“三英战微信”。

而这一次Clubhouse出圈,互联网大厂之间的社交战火重燃,谁能成为音频社交领域的那个“微信”?

摩拳擦掌的不只是互联网大厂

看中语音社交新机遇的,不止是那些大厂,众多创业团队,甚至是个人也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号称国内第一款Clubhouse的产品“对话吧”,是映客在Clubhouse爆火后,迅速于2月11日的除夕当天上线。

映客CEO奉佑生介绍,国内缺乏类似的高质量社交产品,这一市场空间是巨大的,决定入场后,映客内部创新团队快速反应,春节前开始执行,整个产品从研发、设计到测试,仅仅用了6天时间。

在行业人士看来,由于Clubhouse的大火,流量和热度急需要在国内进行消化和传播,谁先做出第一款类似产品,谁就能占到先机。

许多知名人士如洪晃、朱啸虎等纷纷空降“对话吧”,与用户展开主题交流和分享。随着顶流大咖的不断加入,对话吧的邀请码甚至出现了“一码难求”的局面,但这种热度很快就消散了。

2月22日,映客“对话吧”在AppStore下架。映客对此回应表示:“因为技术和产品形态还不够成熟,我们正在完善。”

“对话吧更像是一个临时来抢流量和热度的产品,自身完全没有打磨清晰,给用户带来了为了‘抄’而‘抄’的体验”,一位行业人士表示。

映客之后,更多的国内版Clubhouse随即涌现。例如,鲸准的Captial Coffee,初创公司的NOW,前QQ总经理林友尧的创业公司做的GO语聊,还有复刻版的Clubhorse。

这些产品无一例外,都是模仿Clubhouse,但为了有各自的特色,也主打细分领域。

例如,鲸准的Captial Coffee针对的是泛资本行业。“资本圈存在高度信息不对称,很多人利用优势信息获利,这种不对称需要被打破,我们才能找到真正的价值,Clubhouse似乎提供了一种途径”,鲸准CEO柴源此前在接受36氪的采访时说。

柴源认为,真正的差异化根本还是体现在对产品细节的持续打磨上,“创造优质的内容,为用户的兴趣负责是产品成功的关键。”

可以预见的是,短期内还会有更多的Clubhouse出现,但要想在众多同质化的产品中脱颖而出,成为像Clubhouse那样的爆款,也绝非易事。

能否激发社交产品“第二春”?

其实,Clubhouse这种主打语音社交的形式并不新颖。在国内,很早之前YY就有同类型的聊天室。

Clubhouse能不能激发社交产品“第二春”?不妨来看看国内版Clubhouse的一些运营思维。

Tech星球体验国内多款Clubhouse产品发现,大多数采用了邀请制,也就是说,用户想使用产品,必须通过邀请码进入,采取了和Clubhouse一样的饥饿营销。另外,国内版Clubhouse产品,对邀请码进行了数量控制,保证产品使用者的质量,避免造成较大的用户差距,由于早期参与者都属于质量较高的种子用户,这就会让整个产品内部产生一个良性的循环。

但是,缺点也很明显,邀请制提高了获取用户的门槛,让大部分人无法参与其中,导致产品的流量无法得到保证,除非在产品中,每天都有行业大佬参与讨论,营造氛围,显然这是无法保证的事,所以用户粘性和增长始终很难上去。

但是,一旦放开了邀请制,社交质量肯定会降低,再加上信息接收效率低,关系链接弱。在这样一个矛盾的运营局面下,目前国内版Clubhouse还没有找到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

“如果能够像当年知乎放弃邀请制,走亲民的道路,或许能够成功,但这条路注定不好走,因为先行者具有两面性,成功了就可以更上一层,失败了就会跌出这个社交圈”,一位社交产品创业者表示。

在使用上,国内版的Clubhouse沿袭了“听后即焚”的功能,禁止录屏,因为一旦错过就没有办法再回去,激发了用户随时想要抓住与大佬对话这样的机会,保证用户想要互动的感觉。并且,在利用实时直播的形式下,用户通过举手发言,营造出很好的现场感。

除此之外,国内市场对于这种场景需求太少。一位音频社交爱好者表示,打工族缺乏时间和空间,学生缺乏合适的场合,“特别大学生,课堂和宿舍都不合适,大街上也吵”,意见领袖再请不过来的话,基本上就可以宣告失败了。

这一点,从腾讯此前的一些尝试上可以得到印证。Tech星球注意到,腾讯在推出“嗨森”之前,曾推出一款全新的社交App“朋友”,起初主打校园和职场关系,但并不理想,因为这种社交玩法在脉脉上可以轻易实现,后来“朋友”在去年年中,增加了类似于Clubhouse的“圆桌会议”功能,旨在为用户打造线上会议场景,能够让用户以更快的速度、更低的成本获取行业知识。

Tech星球通过体验发现,该功能神似Clubhouse,举手发言、线上讨论等功能应有尽有,并且通过送礼物这一模式,创造了变现能力。腾讯的“朋友”可以说,是目前国内最早一批做类似于Clubhouse的玩家,但并没能掀起太大的水花。

一位产品经理告诉Tech星球,他在“朋友”App里曾做过意见领袖,分享行业知识,但苦于找不到志趣相投的听众,而且每次开会都只有零星几个人,还不如去B站直播。

另外,他还认为,免费的行业知识分享,并不能使自己受益,所以他后期就离开了“朋友”,像他这样的大学生、行业人士,都是基于这两个痛点离开“朋友”App,这也让整个社交圈层无法建立,导致了社交的弱化。

“腾讯的尝试,可以作为国内版Clubhouse的参照,巨头都难做成,其他产品谈何容易?”

从另外一个维度来看,不考虑变现的产品,不是好产品。针对音频社交,变现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一方面,是高昂的服务器运营,另外一方面,则是语音社交的开支很大。

国内语音社交软件“聚聚”创办人Joshua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表示,“(提供技术支持的)声网价格是0.007元/分钟,拿一个房间里有1000人,持续时间为2个半小时来计算,单是为这一个房间的付费就是1050元。”

在高额的运营成本之外,音频社交也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首日上线的clubhorse小程序已被封禁。

国内版Clubhouse层次不穷地涌现,但注定只是社交市场上的一次短暂的狂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大厂扎堆紧跟Clubhouse,流量焦虑新“解药”?